Tuesday, January 18, 2005

纽约的冬天

今天有点像我印象中的冬天了,这种冷得让人欲哭无泪的感觉是多么的熟悉啊。我在外面走了大约15分钟之后,就已经无法清晰的判断自己到底有几根大腿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耳朵正在结冰,吱吱作响,这不由使我联想起以前吃过的猪耳朵,那晶莹剔透的样子让人不寒而栗。同时我的鼻子仿佛脱离了我的身体,在慢慢的滑向地狱的深渊,我对它的感知渐渐的消亡,让我体会到那若有若无的死亡的味道。我毫无办法,只有苦笑。可惜,我笑都笑不出,我的下巴和嘴唇好像都已经彻底租给别人了,我完全没有使用权。他们一动不动的默默地看着我。唯一欢快奔放的四处游走的就是我的鼻涕了,一开始我居然还以为天上在下雨。

他奶奶的熊,今天真冷啊。。。。。。。。

3 comments:

said...

是我印象中在美国最冷的一天

大头大脸 said...

不是这么巧吧,我刚写完一篇纽约的夏天,你这儿就出现一篇纽约的冬天...不过我还是比你积极点,至少在这么恶劣的天气下还能乐观的向往...

两根草 said...

嗬嗬,翻看了好多个帖子,真是个有意思的blog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在网上瞎转,一个链接又一个链接,已经不记得来的路了。
其实有冬天多好啊,我住的地方每天气温都是20多度,我已经忘了冷是什么感觉了。你看,四季如春也不能算幸福,顶多算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