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0, 2005

话说“抵制日货”(4)

(4)抵制日货过程中的收益大于成本

好了,现在让我们看看最后一个假设吧。到底这场运动让我们得到了什么,又让我们付出了什么代价,到底这两者孰重孰轻?

从政治上看,我们得到了小泉对于二战时期日本侵略行为的公开道歉。这是到底算一种什么样的收益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它也许可以给很多中国人带来了一种精神上的高度满足感。毕竟日本人不得不向中国人低下了他那高昂的头。那这种满足感等同于消费某种商品给我们带来的福利,当然是多多益善的。

但同时日方的道歉也可能给某些人带来更多的痛苦。严格意义上说,任何一件事情到底是让我们快乐还是悲伤完全取决于我们的预期,很多时候与这件事情本身反而没有关系。比如说如果某一次考试,你觉得你拿定90分了,但实际上你得了70分,你可能难过得会哭;但如果你觉得你肯定不及格了,结果卷子发下来,你得了70分,你也许会高兴的要哭。尽管都是70分,都要哭,但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这次抵制日货的运动也是这样,由于网上无数反日斗士的不分昼夜的宣传,很多中国人对这场运动还是抱有很大希望的,他们觉得日本人会在很大程度上向我们妥协,因为他们从到处散发的email里得知“没有中国人买日本货,日本的无数企业都会统统倒闭,所以日本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听我们中国人的话”。所以当日本的首相口头道歉的时候,反而更加激起了民愤,因为很多人感到非常失望,觉得这一切不过是日本人开的空头支票罢了。这样看来,小泉的道歉都变成了一件坏事。

从经济上看,这次抵制日货的运动很可能某种程度上刺激了一些国产商品的销售,对于本国民族企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因为在抵制日货的过程中,原本打算购买日本产品的消费者就会有所分流,从而间接导致国产商品的销售增长。但是这种分流不仅面很窄(主要集中在第三产业和轻工业),而且量很有限(更多的可能分到美国活,欧洲货那里去),更糟糕的是很可能到头来分了中国国产商品的流(由于日货定义的模糊性)。这样看来,这种对国货的刺激作用就算存在,也应该不会很强烈。

如果从长远角度来看,单纯的抵制不仅无法提高民族产业的竞争力,反而会扭曲整个市场经济的价格机制,导致资源的极大浪费,最终降低国有企业的竞争力。商品市场的根本就是通过资源分配来奖优惩劣。消费者通过自身的消费行为来奖励那些出色的企业和惩罚那些落后的企业。在这种市场游戏里,所有的企业都会尽最大能力的去提高商品的性价比,希望来赢得消费者的青睐。这一点很象自然界里的优胜劣汰,强者生存。但如果由于某种原因,这种奖优惩劣的机制失效了,也就是说某些出色的企业因为被认定是日本企业而得不到市场的偏爱,反而某些落后的企业却仅仅因为是所谓的国产企业,就此变成了市场的宠儿,那么资源就会自然流向那些没有效率的公司和企业,从而形成最大的浪费。这样的市场,我们可以称之为没个有效率的市场。以前计划经济下的市场和现在中国的股市都可以归为这类市场。当市场失去效率的时候,企业所关心的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如何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性价比了,他们更关心的是一些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说在计划经济下,如何争取到配额和指标,如何与上级疏通好关系,反而成了企业生存的根本。同样道理,现在的抵制日货运动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很多企业花更大的精力放在如何把自己和日本人划清界限上,根正苗红才是王道。设计更加中国化的商标和广告词,强调进货渠道的Japanese-Free等等都是活生生的例子。长期以往的话,中国商品的国际竞争力只会下降,不会上升。从这个意义上讲,抵制日货运动就是一场降低市场效率的运动,而市场的高效率却是提高国家竞争力的首要条件。

从国际外交形势上来讲,这场运动也绝对是得不偿失的。毕竟我们现在不是野蛮人了,大家就算打,也要先划下道子,讲个规矩。我们这次不仅没有得到什么甜头,反而落下了一个“中国不是个法制社会”的口实。当然,这句话的确没冤枉我们,但大声说起来还是很不爽的。这对于以后的引进外资和国际合作产生的副作用都是长远的,起码日本人以后来华投资就会变得谨慎很多。加上俗话说的“杀鸡给猴看”,同样具有历史遗留问题的美国人估计也是看得胆颤心惊。在我们羽翼未丰之前,我们韬光养晦的战略就被自己彻底击破,“中国威胁论”更是在国际上越来越盛行,这些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所以,我认为抵制日货过程中的成本远大于收益。在收益还无法确定的情况下,成本却是显而易见的。国民福利的降低(参见我写的“抵制的定义”),市场效率的下降,和国际外交形势的恶化都是硬伤。说句实在话,你有工夫去街上游行,还不如加两天班,为四化做贡献呢,这才实际的多。

3 comments:

eighthday said...

还有两大成本:
1。给日本右翼势力制造口实,增强实力,扩大群众基础。就像某党围剿某功直接造成某功的国际支持一样。中国人越恨日本人,日本右翼就越开心,日本老百姓一害怕,右翼的popularity就狂升。
2。转移注意力。中国目前有很多社会问题,亟待关注和解决。如贫困山区儿童、城市盲流子女的教育问题,农民的医疗保险问题,艾滋病的扩散问题,大学生就业难问题,等等。当公众和媒体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反日这一主题的时候,必然会减小政府解决这些社会问题的压力和动力。而且媒体也是资源,把报纸的版面和新闻时段用于报道这种唧唧歪歪也是极大的资源浪费。

eighthday said...

中美政府也是互相学习。美国新闻煽动老百姓关注植物人的生命、同性恋能不能结婚等等原本就不是公众应该关心的议题,这样失踪在伊拉克的80多亿美元和被逐渐颠覆的宪法等等就没有人关心了。

mudflower said...

都是政治游戏来着.